沅水新常态

湖南省财政厅 czt.hunan.gov.cn 时间:2019年03月19日 【字体:
  沅水,又名沅江,是湖南四大河流之一。沅水是一条源远流长的河流,它从黔东南的高山峡谷奔流而下,穿过湘西南雪峰群山到湘北常德,进洞庭,入长江,从源头到洞庭入口长达一千多公里。沅水是一条落差很大的河流,其落差达1462米。由于沅水中上游落差很大致使沅水河道险滩多,水流急。有《沅水谣》唱道:“三脑九洞十八滩,滩滩都似鬼门关,纤夫命薄多辛苦,只盼老天保平安。”素有“沅水名片”之称的四十里清浪滩,更让船工们谈之色变。因为清浪滩又险又长,十船经此九船翻。沅水是一条典型的山中之河,沅水中上游及源头是武陵山脉、雪峰山脉和黔东南的高山山脉,沅水像一条巨龙卧在弯弯曲曲的群山峡谷中。沅水还是一条流域面积很宽广的河流。从下游到上游及源头履盖九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流往贵州、湖南、湖北、重庆共63县市区,而且大多是高山大山,古时均是原始森林,现在山地生态也很好,森林履盖率均在百分之七十以上,部分山林还形成了原始森林。沅水两岸可谓名副其实的青山绿水。我们的祖先早就认识到水的重要性,大都选择在依山傍水的地方居住。因此,沅水流域形成了成千上万个村落和城镇,总人口多达一两千万。沅水可谓黔东南、湘西南及湘北地区人民的母亲河。

  沅水曾是古代的水上丝绸之路。湖南省文史馆研究员、史学家林河先生在《寻找失落的中华文明——海上丝绸之路从黔中郡起航》一书中写道:“海上丝绸之路,主要是避开三峡险滩,通过重庆酉阳、秀山的酉水,进入黔中郡都府之地沅陵,溯沅水到洪江,再从洪江上贵州到沅水尽头清水江,最后换马帮至云南,入缅甸,进印度,到达西域名国”、“我国大西南的桐油、白漆、银珠、五倍子、皮毛等和缅甸、印度远道而来的域外宝货,都要从洪江换大船,通过沅水、洞庭,运到长江各大商埠”。沅水作为古代的丝绸之路,作为湘黔交界地区唯一可通江达海的黄金水道,承担着云贵湘千万居民生产生活物资以及中缅边境进出口物资的运输任务。当时的沅水,大小商船穿梭往返,络绎不绝。一个个商埠,常常是商船云集,人流涌动,热闹非凡。沅水水运的兴盛孕育了一个个繁华的商埠。下游的常德,中游的沅陵、浦市、辰州,上游的洪江、黔城,源头的贵州镇远,就是沅水水运形成的繁华商埠。 

  沅水从古代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前的几千年间一直是湘西南黔东南地区物资进出的主要通道,特别是木材等大宗物资主要依靠沅水水运。新中国成立后,沅水流域的县市大都成立航运公司,承担当地部分生产生活物资的运输工作。但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湘黔铁路、枝柳铁路建成通车以及公路交通网络形成之后,沅水的水运功能逐渐减弱,以致最后消失。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沅水流域各县市航运公司的消亡就是例证。 

  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沅水水运功能虽然消失,但沅水的生态依旧不变。沅水照样在群山峡谷之间放声高歌,照样在险滩急流中横冲直闯,波涛怒嚎,照样在平缓的河道,彰显温柔文静;照样是飞扬水波泼河面,脱疆野马蜂拥来,汹涌波峰滚滚去,一泻千里入洞庭。但到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后,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经济和科技的快速发展,沅水流域水电梯级开发也逐步加快。至二0一五年,沅水干流水电梯级级开发已建成15座水电站。其中,湖南境内已建成九座,最大的五强溪水电站装机容量为120万千瓦,最小的装机容量为14万千瓦,总装机容量为420万千瓦。贵州境内已建成7座梯级水电站,最大的三板溪电站装机容量为100万千瓦,七座梯级水电站总装机容量为286万千瓦。沅水中上游及源头支流梯级水电站的修建,使沅水原生态原常态原形态发生了巨大变化。 

  沅水中上游梯级水电站的修建,使落差大、险滩多、急流吼、大浪嚎的沅水变成了一个个梯级高峡平湖。从此,沅水不再波涛滚滚,不再水急浪高,不再汹涌澎湃,不再怒吼咆哮,不再激昂高歌,不再暴躁不安。而变得十分文静、温柔、安稳。成为静静的沅水、温柔的沅水。这一个个高峡平源像一块块狭长的绿色平板玻璃镶嵌在一个个高山峡谷之间,映照着巍峨的高山、连绵的山丘、秀丽的村落、繁华的城镇、绿色的旷野;映照着上空的蓝天,飘动的白云、金色的朝晖、火红的晚霞、皎洁的明月、灿烂的星空;映照着春天两岸争奇斗艳的百花,夏天两岸绿树挺拔的青山、秋天两岸五谷金黄的田野、冬天两岸白雪编织的银装;映照着展翅高飞的雄鹰、成行成对飞行的白鹭和大雁,捕猎水中小鱼的鱼鹰。高峡平湖的湖光山色形成了令人流连忘返的特色景观。 

  沅水中上游梯级水电站的修建,使千里奔流不息的沅水变成了一个个首尾相接的梯级大水库。小一些的水库蓄积了过去沅水正常流量的几十倍的水流量,大的水库蓄积了过去沅水正常流量的上百倍甚至几百倍的水流量。沅陵五强溪水电站水库蓄水量近50亿立方米,能满足装机容量170万千瓦的机组正常发电。沅水源头的三板溪水电水库蓄水量分别约30亿立方米,能满足装机容量100万千瓦的机组正常发电。沅水中上游及源头清水江十五个梯级电站水库蓄积的水量能满足总装机容量为七百多万千瓦的机组正常发电,成为全国电站最多发电量最大的河流之一。沅水梯级电站水库由于库容大蓄水量大、水位大大提高,有的河段水位提高几十米,有的河段水位提高上百米,使江面变宽变大,最宽的河面有五、六百米宽,沅水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大江大河。 

  现在的沅水以多个梯级高峡平湖,多个大中型水库的新常态展现在世人面前。它变成了一个水的世界、绿的世界、雾的世界、鸟的世界。它与两岸一座座起伏的青山,一片片绿色的田野,一个个炊烟袅袅的村庄,一个个秀丽的城镇,构成了一个个各具特色的秀丽风光带。其中洪江至黔城的沅水上游风光带秀丽无比,两岸近十万亩翠竹的青色,与万倾江水的绿色,以及万里晴空的蓝色和万缕阳光的暖色,构成了一幅令人赏心悦目的美丽画卷。许多游人认为此段沅水风光,比桂林漓江还美。还有沅水源头的托口电站水库,蓄水量近20亿立方米。由于库区原是一个以低矮山丘为主的宽阔地带,托口电站蓄水后新水位比原水位高出近百米,形成了近百平方公里的“千岛湖”,变成了一个山美、水美、岛美、树美、花美、乡村美的风景区。 

  沅水作为水运要道,为人类作出了巨大的历史贡献。但沅水作为天堑又给两岸居民带来了极大的交通不便。江河上那无数的老渡乃录下了两岸居民悠悠的苦衷和愁肠,两岸居民的祖祖辈辈世世代代哀叹过那喊破喉咙的渡口,或凭一根缆绳或借一桨一篙一叶扁舟缓缓而远,慢慢而近。真可谓“走遍天下路,难过沅水渡”。那个年代没有钱建大桥,也没有技术建大桥。解放前的几千年间,长达一千多公里的沅水,没有一座大桥。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改革开放推动我国经济发展和科技进步,党和政府十分重视湘西湘北建设,先后在沅水上架起了常德大桥、沅陵大桥、辰溪大桥、安江大桥。几座大桥的建成使沅水两岸的交通运输条件大为改观。但几座大桥相距甚远,没建沅水大桥的乡镇县城和村庄,跨江交通运输仍然极不方便。在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今天,沅水中上游建起了二、三十座公路大桥,真可谓天堑变通途。二、三十座公路大桥成为沅水两岸城乡人流物流过江往返的便捷通道。几十座沅水公路大桥的修建,使过去的轮渡销声匿迹了。在常德市及其它县市城区的一座座沅水大桥,不仅是交通要道,而且是城区的一道道彩虹。每到晚上,这一道道灯光闪烁的彩虹,成为美丽城市的一道道亮丽景观。平静的沅水倒映着彩虹般的大桥,显得更加美丽。 

  现在中上游的沅水虽然水运功能消失,但它对沅水流域的地市对我省对我国的贡献并不减少。反而贡献更大了。现在的沅水通过梯级水电站发电,实现了功能转换。它巨大的水能变成了巨大的电能,源远流长的沅水水流变成了源源不断的电流。装机总容量超过700万千瓦的十五个沅水梯级电站日夜不停发出的巨大电流电量,不仅输送到沅水流域的城乡,而且还输送到更远更多更大的城乡。它水流变电流,点亮了千城万乡,方便了万千民众。它水能变电能,为一列列电力动车提供了动力支撑,为一辆辆电动汽车提供了动力保障,为一个个工厂机器的运转提供了动力之源。沅水流域的城乡居民过去喝的是沅江水,用的是沅江水,现在不仅如此,还用上了沅水发出的电。现在沅水流域城乡居民生产生活既离不开沅江水,也离不开沅水电。沅江水沅江电已成为沅水流域城乡居民生产生活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沅水流域梯级水电资源的开发,既提高了沅水两岸田地的灌溉能力,提高了城乡生产生活用水的供给能力,而且还大大提高了沅水流域的抗洪能力。已由五年一遇变为二十年一遇。过去,每到汛期,沅水两岸城乡居民就担心洪涝灾害的发生。现在有十五个大中型梯级电站水库的科学调控,大大提升了沅水流域的抗洪能力。既可消除小洪水的灾害,还可把大洪涝灾害降到最低限度。从而大大减少两岸居民的损失。 

  沅水流域古代近代是水上丝绸之路,现代是连接湘西北和黔东南地区的一条生态长廊、文化长廊和经济长廊。改革开改以来,贵州黔东南地区和湖南怀化、常德三地合力推进沅水源头支流和沅水上中下游生态、文化、经济一体化建设,大力整治环境污染,净化沅水水质,积极保护沅水两岸山林生态,加快沿江两岸美丽乡村、美丽城镇建设,使沅水流域逐步变成以山水秀丽风光和以古城古镇古村历史文化、民俗文化为特色的文化旅游长廊,逐步形成欣欣向荣的经济长廊。 

  走进新时期、新时代的沅水,正以新常态、新方式、新要素、新功能激发沅水流域城乡经济发展活力,推动沿江经济快速发展。黔东南和怀化常德三地人民正同心协力加快生态建设,确保这片绿水青山更加秀丽,更加光彩夺目,并把这片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